微動畫3人創作展

2012微動畫3人創作展

展覽時間: 2012年6月09日~7月20日
開放時間: 星期一到星期五11:00-18:00
交流茶會: 2012年6月09日(六) 03:00PM
地點: XMS Media Gallery
台北市中正區忠孝東路二段 33 號 1F

展出作品:
甲蟲人 Beetle Boy 導演:陳興宜
發作 Dark Turn 導演:張菱津
叉 Intersection 導演:林陳賢

 

 

 

 

 

甲蟲人 / Beetle Boy

導演 / 陳興宜 (阿卡米迪):
任職遊戲橘子數位科技3D電腦動畫師
任職聖教士遊戲科技3D電腦動畫師
台灣省中等教師研習會特殊教育班電腦動畫及網頁製作研習講師
台灣省中等教師研習會電腦多媒體Power-Point 研習班助教
台灣省政府教育廳CAI中心推廣專員
台中縣國中小教師電腦多媒體推廣班講師
台灣省中等教師研習會CAI進階研習電腦動畫影像製作班講師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西畫組畢業
台中縣梧棲國中專任美術教師

創作動機與目的:
(一)、 任何人都會經歷的「成長」
在我們人生中的第一本作文簿裡,總是少不了這篇文章:「我的未來」,老師帶領著才剛學會寫字的懵懂學生寫下對自己的期望,給未來的自己一個天真無邪的想像,想當太空人、想當總統…等等,大家在起跑線前立下各自的目標,然後鳴槍向前跑。小時候都會對自己的將來懷抱夢想。這些想像是很好的,給我們一股向前的力量。但是當年的夢想歸夢想,不是每個夢想都可以被完整實現。也許夢想成為總統的資優生小朋友可能只是變成一個朝九晚五的平凡公務員,而那位已經被老師放棄的調皮搗蛋過動兒,有誰會知道他將來是十四面奧運金牌的得主?

未來的變數太大,現實又會把自己帶往何處?在成長的過程中,你永遠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會面臨什麼,而這些事件又會影響自己多少?於是心裏便會產生迷惘與困惑;是否該繼續堅持下去?到底未來的自己是什麼樣子?扮演著什麼角色?擁有什麼樣的能力?隨著年紀漸長,我們慢慢懂得去思考這個大問題:我究竟適不適合成為當年作文簿裡的自己?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我們不斷從各種困難與挫折中認識自己,並修正自己的路線。不論是快樂與悲傷、驚訝與憤怒,不同的情緒都讓我們的心智越來越成熟,成為今天或是明天的自己;換言之,過去的總和造就了當下的你,這就是「成長」。

(二)、 「成長」與「昆蟲的蛻變」
成長的過程是一場偉大的蛻變過程。人類的成長除了心靈與人格的成熟之外,在生理上,男性變得肌肉發達、孔武有力,女性變得皮膚光滑、婀娜多姿;除此之外,還有面相的改變以及第二性徵的出現。但儘管如此,人類的蛻變跟某些動物比較起來,完全就是小巫見大巫。成熟的鳥類與雛鳥擁有截然不同的羽毛,青蛙與蝌蚪的樣貌簡直是天壤之別。但這些都不足為奇,在自然世界中,最令人讚嘆的蛻變行為,莫過於昆蟲所專屬的「完全變態」。「完全變態」是指昆蟲經由脫皮化蛹、然後羽化成為與幼蟲不同的成蟲型態,例如毛毛蟲變成蝴蝶,就是一種典型的「完全變態」。

近年來,昆蟲的飼養風潮從日本吹向了台灣,昆蟲飼育用品專賣店如雨後春筍般出現,販賣各種國內外昆蟲、以及各式各樣的昆蟲專用飼料與相關商品。儘管我從小就對昆蟲有很濃厚的興趣,但由於生活環境的關係,並沒有常常接觸。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朋友帶我去參觀甲蟲專賣店,於是就順道購買了一對台灣獨角仙回來飼養。就這樣,我一頭鑽入了甲蟲世界而欲罷不能,一轉眼五個寒暑過去,除了台灣獨角仙之外,我也飼養外國的巨型甲蟲,然後自己繁殖,越養越大,越養越肥。

以寵物的功能類型來區分的話,甲蟲的飼養比較類似水族箱裡的金魚養殖,牠們並不像貓狗般能跟主人做親密的互動,所以只能算是一種觀賞型的寵物。然而,在飼養的過程中,我除了定期測量牠們的體重改變以外,還用高畫素相機作詳盡的影像紀錄。在這段觀察的過程中,最令我感動不已的,就是見證到大自然最神奇的蛻變奇蹟。甲蟲是一種「完全變態」的昆蟲,第一次親眼目睹獨角仙的化蛹過程,讓我十分震驚,這不光是看看百科全書裡的圖片就可以感受到的。甲蟲從幼蟲型態蛻變成成蟲型態,前後間差異之劇烈,實在令人難以相信兩者是相同的物種。

某日深夜,當我靜靜觀察幼蟲進食活動時,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些有趣的問題:「牠們知不知道自己長大後的模樣呢?」「是否像我們的孩提時期一樣,曾經幻想過自己的未來?」「難道就真的只是單純地不斷填飽肚子,然後順其自然地長大嗎?」當然,就目前人類的科學技術,上述這些問題都是無解的,我們只能表面上去觀察牠們的行為,進而猜測牠們的想法。既然如此,何不恣意發揮無垠的想像力,然後運用迷人的動畫媒材來訴說一個關於成長的精采故事呢?於是,《甲蟲人》的故事在那一刻并出第一道火花,像枚流星悄悄劃過寂靜的黑夜。萬事起頭難,有了第一個念頭後,我便開始著手進行動畫片的前製工作,並經過教授的指導與同學之間的互相討論,《甲蟲人》因此在我腦中的影像日漸清晰,而我想表達的理念,也一次比一次更強勁有力。

 

發作 / Dark Turn

導演 / 張菱津:
動畫本來就不是主要的專長所在
但憑藉著對動畫異常的熱忱, 於是乎轉戰動畫領域
這是生平第一部扎扎實實最用力, 有夠嘔吐瀝血之作
請多指教
呼呼....逼....

完整故事大綱:
一位遇到創作瓶頸的漫畫家,面臨銷售量不佳又被逼稿的窘境,並在此時又繳不出房租。對於自己熱愛的工作無法順利身任,且在金錢缺乏的現實生活中無計可施,質疑自我能力與存在的意義,在內心交雜疲於應付這一切,即將崩潰的時候,發生了停電。

當燈光再度亮起,此時漫畫家發現自己已在房門外,並接續發現自己擁有…「穿牆」及「隱形」不可思議的能力,他向房東惡作劇作為報復,決定不再回頭,遠離他那不想面對的一切。

在外頭奔跑,路過無數街頭,卻找不到屬於自己歸屬的地方,最後進入了一個暗黑的地下道,喝著偷來的紅酒,想借酒澆愁。但酒入愁腸愁更愁,在此時耳邊的噪音越來越大聲,驚覺地下道的牆面到處出現了似鬼臉的圖像向他侵襲。他試圖穿牆跟隱形,但通通沒有奏效。

低頭掙扎時,發現地上的噴罐,並拾起噴向牆面,在胡亂噴灑的同時,牆面的鬼臉、耳邊的噪音都漸漸消失,漆黑的噴漆幻化為光芒的線條圍繞在其四周,他心中的糾結頓時不見了,露出了會心的一笑。

創作動機:
創作的動機即來自於生活中聽取得來的一段話,記憶是在曾經研究所旁聽的課程之中,那是一位教授電影音樂製作的老師,這是他幾乎快要完全退休時所說的一段話,他說他認為興趣不要作為職業,當興趣成為了職業之後往往會變質,不僅要受到商業上的許多限制,當日復一日做同一件事情時,一樣也會產生倦怠感,雖然當時他說這只是他個人的想法,不一定每個人會有這樣的感受,但這段話對一個從未進入社會工作的學生來說,具有某種程度上的影響力。

每個人都會因為擁有理想抱負而感到喜悅,依自身的條件及情況來重新想像詮釋這個世界,對其充滿內心最深沉的熱情與憧憬。但大部分的人都會意識到自己的夢想與所生活的現實環境有很強烈的衝突與差異,尤其是創意從業人員應該更能有所感同身受,於是成為了我創作此劇本內容的主要動機。

 


 圖 1-3 艾薛爾“Ascending-and-Descending”

叉 / Intersection

導演 / 林陳賢 (艾尼曼):
狂龍國際-數位藝術家、巨匠Maya講師
酷分仔多媒體股份有限公司-專案外包: Choobies系列動畫
高雄義大世界-遊樂園介紹動畫
軒轅劍外傳-雲之遙:開場以及過場動畫
任職藝研影像科技3D電腦動畫師
「淡水河傳奇」公共藝術聯展於新北市八里左岸
「搶地盤」藝術聯展於台北市師大路公園與店家

創作理念:
從強調透視法則的文藝復興到當代的平面繪畫的藝術演進,能被開發的藝術風格或是主義類別幾乎是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有不少人甚至質疑著平面繪畫是否已經終結了。而藝術形式如此多元,如果一直在平面繪畫尋求一種視覺上的真理,似乎是把自己陷入在一個死胡同。何不跳脫平面繪畫的藩籬,利用前人的已開發的觀念,進而尋求另一個新媒介的特性來搭配使用?

本創作就是要利用空間中的透視感與角色的表演,搭配鏡頭的應用來設計動畫的趣味。既然是要玩弄空間,使空間無限延伸或是交錯矛盾正是此創作的主軸。圖1-3是著名荷蘭插畫家艾薛爾(M. C. Escher)的作品之一。由於某特定視角,在最頂樓可發現,那些上樓梯與下樓梯的人們不斷地接續著自己走過的路,這種視覺與空間邏輯的背離正是耐人尋味之處。

在電腦的三維世界裡,所有的東西都是虛擬出來的。除了故事僑段可以天馬行空地隨意鋪陳,虛擬鏡頭的控制更是真實攝影機無法匹配的。三維世界的虛擬鏡頭可以迅速地從A點位移到幾百公尺遠的B點,鏡頭的透視可調節成完全無透視、畫面無消失點。正是這種鏡頭特性,對於創作一個玩弄空間的動畫來講,何嘗不是如魚得水呢?

把空間感導入動畫創作,就是要利用平面圖像的曖昧關係來顛覆空間秩序。「動」畫,顧名思義就是要讓「平面圖像」動起來,而這些平面圖像則是挪用了一些給定的空間元素。相信這樣的安排搭配著事件的發生;時間的節奏以及鏡頭的控制,可以開創出更多趣味的可能性。在創作的過程中將透過廣泛的相關文獻匯集以及整理,當作理論上的依據。將空間錯視進行學理上的分析與探討,進而作出一部自娛娛人的動畫作品,以另外一種全新的觀點來詮釋玩弄動畫空間的樂趣。

賊頭賊腦的浣熊(Sneaky)正在博物館竊取猶他茶壺(Utah Teapot)。竊取過程中不慎觸動警鈴,黃牛警衛(Bulky)動身追緝。追緝途中,浣熊不斷地以視覺錯置成功地隔離黃牛。焦躁駑鈍的黃牛最終能否將巧詐的浣熊繩之以法呢?